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第八章深谷奇遇心惘然

  叶二娘笑着拉起莫巧巧道:“好徒儿请起。”当真是三大皆喜。

  南海鳄神和云中鹤瞧得莫名其妙,直到叶二娘收莫巧巧为徒弟的时候,南海鳄神这才上前去笑嘻嘻的道:“嘿,三妹今个儿倒软起心肠来了啊,竟然还有乐趣收徒弟,怪矣,奇也!”

  叶二娘骂道:“老三,你要是再叫我一声‘三妹’,我就跟你没完没了,哼,我的事情你管得着么!”两个人又拌了嘴来。

  南海鳄神手上的那把巨型剪刀虚剪了一下,满不在乎的道:“三妹,三妹,我要叫,你又将怎的?”

  叶二娘吼一声,右手扬起,正要发掌,却蓦地里听到“嘣”的一声大响,循声望去,但见西边天空上炸开一道七彩缤纷的光芒,叶二娘等人异口同声的惊呼:“七彩火焰!”

  云中鹤叫道:“老大在叫我们了,我们赶快去了吧!”说完拔腿就跑。

  南海鳄神跟着奔去。

  叶二娘神色惊慌,胡乱中一把抓住莫巧巧的手臂,也争先恐后的飞奔而去。

  张生大惊,叫道:“喂,喂,等等我,等等我啊!”急急忙忙的向他们走的方向没命的跑去,却哪里赶得上,转眼间就见不着他们的丝毫踪影了。

  张生自言自语的大叫:“***凶险,现在只剩下我孤苦伶仃的一个了,却叫我怎么办!”慌不择径,踢踢踏踏的往前奔去,奇怪的是越往前走道路就越难行,到了后来,几乎没有道路了,全是乱草堆,或是大块大块的石头,张生心中激愤,纵声大叫:“莫——巧巧,大婶前辈——”声音隆隆送出,山谷回荡,却听不到任何的应答声响。

  再往前跑得一阵,放眼一望,尽是大石头,横生当地。张生攀上一块大岩石,以手撮嘴,大声呼喊:“莫——巧巧,大婶前辈——”依然只听回音。失望后,只得下岩石重新寻找,却不料在下岩石的时候,迷茫失神中一脚踏空,这一踏空,不得了了,身子直往下堕,这一堕却不幸偏离了方向,径朝悬崖边落去。

  张生只觉得耳畔风声呼呼的呼啸着,突地眼前一黑,便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迷梦中,听得泉流“丁冬、丁冬”的作响声,再是感觉到口中一阵清凉,像是有一线甘甜的汁水涌入了自己的喉头,心神不由得为之一爽,振作下悠游的醒转,张生缓缓的拉开眼皮来,看见一只身形庞大、羽毛竖张、奇貌怪样的巨鸟正站在半余丈之外的空地上突出一对黑大的眼睛饶有兴致似的端详着自己,但瞧它一面轻慢的拍打着颀长至地的巨大翅身,一面阔嘴开阖咂动,不停的发出“呜哦、呜哦”的奇怪声响。

  “妈啊!”张生一见那奇模怪样的大鸟,吓得跳了起来,暗声大叫,“奶奶个鸟的,这是什么地方!”放眼望八方,但见一片红艳翠绿的景象,树木葱郁,花草芬芳,天空蔚蓝,阳光和煦,鸟语喳喳,虫声唧唧,天堂也似!

  张生惊“哦”一声,望见西南边上矗立着一座石秃秃的山峰,锋脚与这片平地的交接处泉流汩汩,直冒而出,其余三面也是高山兀立,四座大山夹住这块平地,仰头望去只能看见四四方方的一片天空,这景况倒是比较罕见!

  思量惊愕间,那大鸟已横在自己的面前,口中却多了一干树枝,枝头果实累累,鲜红欲滴,它踱上几步,俯嘴将果实送到万灵的身上,神态亲热,哪像有作害之意?张生***早已饿得受不了了,一见鲜果佳食,便即接过,大口大口的咬嚼起来,那大鸟见对方吃得津津有味,于自己不再戒备,一时间仿佛又是宽心,又是得意,“嗬嗬”几声,巨翅摇动,双脚一提一踏的竟然跳起了曼妙的舞姿。

  张生一边吃着野果,一边打量着面前这只奇怪的大鸟,心想:“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神雕哥哥?我靠,不会这么玄吧!”

  张生正吃得饱嗝连连的时候,忽地听见远远的响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循声望去,只见西北角的长草丛中淅沥呼啦的在动,倏忽间动到了不远的草地中,那大鸟突然“呱喔、呱喔”的嚎叫起来,翅膀一拍,身子纵出,几拍几纵,已

  张生又是惊恐又是好奇,神秘兮兮的绕过一株大树,转到东南方位,注目望去,吓得跳了起来,“哎唷”一声,急忙钻到一棵大树后边,只探出一个长脑袋来,屏住了呼吸,静静的望去,看见一挺巨大无比的怪物,却是一条花蟒,这花蟒约莫七八米长,身躯壮如水桶,全身布满花纹,大冠殷殷,长信赤赤,瞧来令人毛骨悚然,永世睡不好觉!

  张生“哎哟”一声低呼,赶忙把脸躲藏到树后,不敢多看,生怕那巨蟒窜将过来,缠住了自己,又正想拔腿逃得远远的,却蓦地里听见那大鸟“哇啊”的一声惨叫。

  立即睁开眼来,“噗啦啦”声中,见得那大鸟直蹿上空,羽毛纷纷飘落,似是被花蟒击中了一下,那巨蟒趁隙窜开,却正是朝着这边疾游过来,万灵“啊”的一声尖叫而出,返身要奔,脚下一乱,左脚绊中一个矮礅,当即扑倒,心上大乱大叫:“妈啊,妈啊,有大蛇啊!快来人救救我啊!”

  张吓得魂飞天外,待要拖身爬起,“哧哧”声已响到耳畔,忽地听得“噗”的一个急响,巨蟒发出的“哧哧”声已被阻住,万灵翻身跳起,看见那只大鸟与巨蟒斗得正凶,大鸟蹿高伏低,翅拍爪勾,显然占于上风,而那花蟒惟有招架防守的余地,不住的绕圈滑动,尾巴劲摇,怪头竖起,长信吐出,不时的喷出黄绿夹杂的汁液,向那大鸟射去,大鸟虽居高临下,却也不敢掉以轻心,近身相搏。

  张生乘机一口气跑开好几丈远,可还是不愿逃走,缩身在一棵枝叶繁茂、青果累缀的大菩提树下,瑟瑟的张望过去。

  (亲爱的大大们,看到了这里,是否觉得精彩了点,那么赶紧投票吧,叫我继续好好的写下去!)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