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第十章神功初成逆王道

  张生一见这七个字,惊得跳将起来,大哗,叫道:“九阴九阳?这不是金庸大虾(侠)书中最厉害的两门子功夫么!***,没看花眼吧!”忍不住凑过头去又看了一下,喃喃自语道:“明明写在那里,没错的啊,这么看来,如此鬼地方早就有他人来过,说不定还是个武林高手,像孤独求败、孤独不败、东方要败那样的高手。”

  洞口很大,但伸头一看,里面黑黢黢的,张生不敢踏进去,“奶奶个漆里麻黑,还是不要乱闯的好,一不小心被毒蛇什么的咬上一口,那乖乖的还得了。”在洞口徘徊不定。

  下意识里双手往袋中一插,摸出一样扁扁的长长的东西,拿出来一看,大惊大喜,原来是一个高级打火机,这打火机是他十六岁生日时一个和他关系很亲密的女生送的,所以每时每刻都要带在身边,以备思念之娱。

  手上有了个打火机,张生眼珠滴溜溜的想:“冒险进去瞧瞧吧,说不定里面真藏有什么神功秘籍,那样就好了,一旦学到了神功,就不怕别人摔老子的屁股了。”想得滋滋有味。

  神雕蓦地“咕呱”一声,拍动着翅膀,扑将上来,张生凝视着神雕,突然大笑道:“对了,叫神雕弟弟陪我一起进去,好有个照应。”主意打定,于是拍拍神雕的翅膀道:“神雕弟弟,陪哥哥一起进去学盖世神功吧。”

  却在这时,神雕一翅膀扫来,恰好带中张生的屁股,只听得他“哎哟哦”一声惊叫,身子已晃进了洞口,神雕紧跟其后。

  身在黑暗中,闻到一股股霉臭之味扑鼻而来,直欲作呕,张生打燃打火机,猛地里,“噗噗”声中,一大群蝙蝠飞散开来,有几只朝着他头顶上扑腾而来,张生急忙蹲下身子,熄灭了打火机,神雕拍打着翅膀,“嘎嘎”而叫。

  等到蝙蝠飞尽,张生这才站起身来,扳亮打火机,四处望望,但见自己身处的是一个浑圆的甬道,甬道四面都是湿湿粘粘的,地面却很平坦,继续往前探去,但打火机不能老是亮着不停,所以走几步停一步,一直走到了一间大石室的外头。

  ***,已经是尽头了,张生举起打火机,慢慢的走进石室,正在这时,一阵腥臭的浓烈气味扑鼻而来,微弱的火光下,目睹着一具具干枯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张生一见此等恐怖的情景,当即跳起来,返身便要逃,却撞在了神雕的身上,神雕“咕呱”一声低鸣,将他的身子推了回来。

  张生在心里大骂臭鸟的死鸟的乌龟鸟的,只得又打亮了打火机,心上打突,轻轻的走过去。猛地里看见墙角上靠着两具抱在一起的尸骨,尸骨上插着一柄长剑,像是“同归于尽”似的。

  张生怕得厉害,不敢再往前走,灭了打火机,站在那里瑟瑟发抖。神雕不知道心里怀有什么鬼,低“咕”一声,又把张生一翅膀扫了上去,张生哭丧着脸道:“哥哥,你究竟想干什么!”身子被神雕推得晃了一晃,右手一扫,按在了一个硬鼓鼓、圆梆梆的东西上,打开打火机一看,这一下只把他吓得屁滚尿流,原来一个骷髅头正对着自己使媚眼!

  张生往后一跳,只听得“喀啦”一声清脆的响,像是踩断了骨头脚趾什么的,“妈啊!”张生一紧张,在黑暗中东跳西踏起来,这么一来,却可怜了那些尸骨,真所谓“尸骨无存”,张生啊张生,你真是狠得下心!

  突然间,一头撞在一处坚硬的墙上,随即听得“咯咯”声起,地下像是剧烈的晃了一晃,紧接着,“喀嚓”一响,地面往下沉陷而去,张生大叫:“喂,喂,停,停!”却哪里停,反而飞速的直往下堕,***天啊,地面呼的翻转了过来,张生只觉身子一空,“哎哟哟!”直摔而下,“砰”的一声大响,还是屁股先撞在了地上,一时间,只痛得他呜呼哀哉,阿弥陀佛!

  奇怪,微微睁开眼来时,看见四处闪着五颜六色的光芒,虽然很暗,但是在这漆黑的地方还是特别显眼的,张生趴在地上,因为坐起来屁股开花的地方会结果实,这才发现原来地板上铺满了稻草样软绵绵的东西,幸好如此,要不屁股真要大开其花了。

  慢慢的站转身子,心惊胆战的望望四周,但见前边的石壁上方似乎凿满了小洞,光亮便是从那小洞里面洒进来的,张生又惊又怕,又怕又奇,偶一抬头,发现头顶上方的石壁上画满了东西,定睛一看,大吃所惊,原来所画的尽是些光头赤身的和尚,和尚们摆出种种姿势,像是在打坐,又不像。

  张生惊恐交集下并没马上由此想到什么,而是轻轻的靠到墙上,不敢再有什么动作,生怕一个不慎,又掉入了什么更厉害的龙潭虎穴。眼睛始终盯在那些奇怪的画上,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莫非这就是传说中最厉害功夫的窍门!”一想到这点,兴趣立刻有了,抬起头仔仔细细的观察那写画面,但看了半天还是看不出什么玩意儿,张生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看,可那些画面却依然清清楚楚的浮在自己的脑海里。

  开始情不自禁的照着那群赤身露体的和尚做各种各样的动作,令人惊讶的是还没做到几下,身子已变得舒适不已,而且体内似乎有一股说不出的暖流在不停的运转,张生暗叫:“大妙,大妙!”

  (同志们,给我点支持吧!)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