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第十七章神雕侠流云中鹤

  张生眼见素红衣飞身远去,急得在心里大叫:“喂,喂,别走啊,还有我啊!哎——”意识深处的一声叹息却激起了身体里的一股强劲的气流,气流开始在周身乱窜,蓦地里张生大叫一声跳了起来,原来内中的气流顷刻间已将穴道冲开了。

  云蝶儿等奔上前来,齐声叫道:“师傅!”

  张生微微一笑,摆手道:“师傅没什么大事呢!你们也没什么事儿吧?”一眼瞅见自己两名乖乖弟子的手臂上渗出了鲜红的血印,“哎哟”一声惊叫,说道:“你们的手臂没什么大碍吧?”走上去,吩咐其他两名弟子道:“给姐妹们好好包扎伤口了。”那两名弟子恭声答应,随后扶助那两名受伤的少女走了开去。

  “师傅——”无华子也悄悄的走了过来,低声说道,“对不起,我阿姐给大家带来了这许多的麻烦......”

  张生故作深沉的道:“这不关你的事,刚才发生的一切我都清清楚楚的听在耳里了,你做得很对,很有理性,很有正义,很有(还很有什么想不出了)......好了,让为师的来说句公道话吧,从今以后大家就再也不要提及那段恩怨情仇了,一切随风,一切顺水,滔滔不绝的去了......”眼光一一扫过众人,而一眼瞥见银兰时,“哎哟”一声叫出,急忙跑到她身边,伸手指在她身上连戳几下,但她依然微丝不动。

  “***,俺的穴道功夫当真是差劲得很!”这一下可要出大丑了,张生点了几下,又点几下,戳了这边,又戳那边,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银兰闷哼一声,倒在了他的怀里。

  “我......”银兰有了反应,张眼瞧见众姐妹惊异的盯着自己看,当下立即跳起来,离开了张生那温柔的怀抱。

  张生突然抬头而望,说道:“天色已晚了,大家忙乎了这大半天,该休息吃点东西了。”实则他饿扁了,真想一口吞下条牛。

  忽地一个少女弟子走上前来,禀告似的道:“师傅,那里还有一些鲜果,我拿来给您吃吧。”

  张生双掌一拍道:“好,师傅正想尝尝你们这里的鲜果美汁!”

  那少女笑呵呵的转身去了,走回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大把的怪异野果,笑吟吟的瞧着张生,张生一见吃的,咽了一大把口水,急忙笑嘻嘻的迎上前去,说道:“这水果鲜灵灵的,想必美味可口。”又咽了一大把口水。

  那少女把水果推到张生的手上,笑道:“师傅,你尝尝吧。”

  张生一接过水果,便不客气了,一大口一大口的吃了起来,当真是又香又脆,又甜又水,好吃,好吃!众少女们见他那副狼吞虎咽的模样,尽皆莞尔。

  吃得饱嗝连连的时候,张生扶扶肚皮道:“大家回去睡了吧!”当先

  张生等到她们散去后,偷偷摸摸的翻下了石块,沿着碧潭向左首方向上蹦蹦跳跳的走去,四下里开始暗了下来,但暮光泛在碧亮的潭面上,射发出一种彩丽的光芒,映照在这四周,使得周围披上了一种朦胧而又不失曼妙的色彩。

  张生东张西望的往前行去,突然望见前方亮着一排雾光,他“哦”的一声急忙奔过去,一看,***,原来这有出路,只见一个个小出口隔壁而立,虽然很小,但容纳个把人那还是绰绰有余的,张生一见到出路,喜悦从天而降,大叫:“***,有出这鬼地方的路也不告诉师傅一声,真是不孝!”

  张生弓下身子钻进了出口,出得洞口一看,吓了一大跳,原来所在之地是一个大石块平台,往下看去,咋舌难下,***,地面离这平台起码也有好几十丈高,怎么下得去,除非插翅而翔!一说到插翅而飞,就忽然想起了神雕弟弟,张生一屁股坐在地上,垂头丧气的喃喃自语道:“真是倒霉,有出口却又下去不得!”

  伸长脖子,再往下面望去,但见暮雾蒙蒙,什么也看不清,无可奈何的叹了一阵子的气,张生便躺倒在了石板上,既而慢慢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昏昏沉沉的躺了多久,猛地里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推自己,张生立即醒来,睁眼一看,惊喜下跳了起来,大叫:“神雕弟弟!”

  那神雕呱呱而叫的站在他面前,不停的拍打着巨翅,似乎也是高兴之极,张生拍拍它的翅膀,可怜兮兮般的道:“神雕哥哥,你负我下去了吧。”

  正说到这里,突然听见一少女的声音在呼喊着自己:“师傅,师傅!”张生一听便知道是自己的乖乖羊银兰,心中一喜:“她时时刻刻在想着我呢!”当下冲到出口边,叫道:“我在这里!”

  ——其时已是晨曦未露的时候。

  银兰一听到他的声音,大喜,颤声叫道:“你怎么跑到那里去了呢!那儿很危险的!”说着,钻了过来。

  张生一把抱住她,在她香白的脸上连亲了好几下,说道:“来,来,我给你介绍我的好神雕弟弟。”两人携手走到神雕面前,银兰也不害怕,只是惊讶地问道:“你,你怎么跟它在一起?”

  张生笑道:“它是我在这里遇见的第一个朋友......”蓦然听见几下尖利的鸟鸣声,两人循声望去,只见一对白色的大鸟当空飞翔。

  张生奇道:“那鸟好奇怪,怎么生得比我的老婆还白!”当下问银兰道:“那鸟是什么鸟?”

  银兰静静的看着他的眼睛,微笑道:“情人鹤。”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