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第十九章梦里花开又花落

  众少女们上得山谷来,眼前焕然一新,一直坐卧深谷,蓦然见到如此别样的景致,怎能不激动,不高兴!

  张生紧紧的挨擦着大雕,因别离而伤心的道:“雕兄,我得走了啊,不过我答应你,等到我找到了老婆,一定回来看你,并且永远和你在一起,再也不要离开深谷了。”

  神雕张着一对深黑的眸子,怔怔的盯着张生的眼睛,突然低咕两声,一翅膀扫来,把张生打了开去,再高鸣一声,展翅冲上了云端,张生不明其因,大叫:“雕兄,雕兄!”

  说也奇怪,那大雕忽地又鸣叫着飞了回来,张生张臂抱住他,颤声道:“我知道,你舍不得离开我,但我答应过你,会回来的......”

  神雕嘎嘎而叫,慢慢的退到岩石的边缘上,腾空远去了。

  张生怔怔的望着它远去的身影,深深的叹了口气,这才回过了身来,说道:“大家走了吧。”当先跳下岩石,迈步便走。

  顺着自己当日走来的路往回行去,一路上,人迹罕然,却哪里碰上莫巧巧等人!

  张生担尽了心,念叨道:“四大恶鬼莫要为难了她!”带着众人往山下走去。

  蓦地里,听见前边路上有“乒乒乓乓”兵刃相交的声响,张生大惊,低声叫道:“咱们看看去!”自己飞奔上前。(对不起,突然头疼,写得了这么点,就上传了这么点,不好意思,明天补上!)

  (接上)冲到声发不远处,拨开路边的树叶,放眼望去,但见三人正在剑来刀往的恶斗,等到瞧清楚时,张生又惊又喜,惊的是这三人自己都认识,两男一女,一个云中鹤,一个干光豪,那女的自然是葛什么的师妹了,喜的是云中鹤一定知道莫巧巧的下落,正想到这里,猛地里只听得一声惨叫一声惊呼,定睛看去,干光豪使剑那手中了云中鹤的一钩,鲜血淋漓而出,身子颤颤跌跌的,开始支撑不下,葛师妹一声厉叫,抢步攻上。

  云中鹤哈哈一笑,钩刃一封,将葛师妹震开数步,**亵的叫道:“小绵羊,当天跟老子干,爽坏了吧!”

  干光豪气得哇哇大叫,横起一剑,朝着云中鹤的面门直劈而去,云中鹤嘿嘿一笑,突然叫声:“着!”手中的兵刃划开一道银光,“哐”的一声,堪堪将干光豪手上的长剑震飞在地,随即左手探出,扣在了干光豪的咽喉上,冷冷的说道:“你小子真想死啊!”

  葛师妹见自己的亲亲师哥被制,哪里还敢轻举妄动,惶恐的叫声:“别!”

  云中鹤朝她**笑连连,怪声怪气的说道:“小乖乖,等到我解决了这个小白脸,我俩再好好干吧。”

  葛师妹又怕又急,叫道:“你......”

  干光豪眼见自己的亲亲师妹如此受辱,心中气血翻涌,吱声道:“臭**贼,有种就杀了老子!”

  云中鹤大怒,叫道:“有种?想杀你便杀了!”手一紧,将干光豪掐得呼吸不畅,眼看气息就要断绝。

  “求求你,”葛师妹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泪水长流的央求道,“求求你放了我师哥,不要杀他......”

  云中鹤哈哈大笑,冷声道:“臭婊子,你以为你是谁!我云中鹤要杀人,你求得情了么!”手上施劲,干光豪脸色已胀得通红,双眼鼓得大大的,想是云中正在施加辣手,意欲将其活活掐死,羞辱对方一顿。

  干光豪**几下,似乎是受不了了,葛师妹哭声大叫:“师哥,师哥!”云中鹤哈哈冷笑。

  云中鹤正要下手结束对方的性命,却在这时候,耳畔“吁吁”声疾起,一样东西风驰电掣般的射来,说时迟,那时快,“托”的一响,击中了云中鹤左臂上的“意涌穴”,他“哎哟”一声惊叫,手臂顿时松软,干光豪也因此缓了口气。

  “谁!”云中鹤惊惶的望望四周,大叫,“谁!快给老子滚出来!”

  这射石子打穴的人自然是躲在暗处窥看动静的张生了,张生眼见云中鹤就要对干光豪下毒手,本来干光豪的生死于他无关,但那个葛师妹曾经从他手上救过自己一命,念及此处,才出手相救的,这时听云中鹤大呼小叫,心念:“***,既然出手了,就好人做到底了吧。”当下悄悄的对身后众美女弟子道:“你们在这里莫要动,我出去一会。”云蝶等少女微笑着点头。

  张生又打出一颗石子,以引开云中鹤的注意,然后故意摔倒在地,一路滚将下去,口中大呼小叫:“奶奶啊,摔死我了!”

  云中鹤等人一见到张生,众皆惊愕。

  张生故意“哎哟哟”的滚到三人的身边,“砰”的一声将云中鹤撞歪在一边,干光豪乘机闪在一边,葛师妹大叫:“师哥!”惊喜交加的扑上来,一把把住干光豪,放声大哭。

  云中鹤冷眼盯着地上的张生,缓缓说道:“原来是你这小子,哼,就知道你心里有鬼!”

  张生滚将上去一把抱住他的双腿,叫道:“我,我老婆么!叶二娘呢!”

  “张生,我在这里!”蓦地里,听到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莫巧巧!”斜眼望去,只见一少女正俏生生的站在一棵大树下,张生一见之下,翻身跳起,大叫,“真的是你!”真的是莫巧巧!

  两人相互奔近,抱在了一起。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