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第二十二章神功入体万事兴

张生自从在无望谷中吃了点液果,到此刻已有不知道几个时辰,早饿得狠了,见崖边一大丛小树上生满了青红色的野果,便去采了一枚,咬了一口,入口甚是酸涩,饥饿之下,也不加理会,一口气吃了十来枚,饥火少抑。

日已偏西得紧,湖上幻出一条长虹,艳丽无伦,张生也知道有瀑布处水气映日,往往便现彩虹,于是心想:“***,要是在我那个时代,这地方肯定成了独一无二的旅游胜地了。”

张生拨开酸果树丛,树丛后光秃秃地一大片石壁,爬满了藤蔓,但见这片石壁平整异常,宛然似一面铜镜,只是比之湖西的山壁却小得多了,心中一动:“莫非这才是真正的‘无量玉壁’?”当即拉去石壁上的藤蔓,但见这石壁也只平整光滑而已,别无他异,摇摇头,走开了,但走开不到几步,突然想起《天龙八部》中段誉的遭遇,念及此节,马上回过头来,走到那石壁前,仔细的端详了一会,眉头一皱,叫道:“这里有古怪!”

张生双手齐推岩石右侧,岩石又晃了一下,但一晃即回,石底发出藤萝之类断绝声音,知道大小岩石之间藤草缠结,俯身将大小岩石之间的蔓草葛藤尽数拉去,拨净了泥沙,然后伸手再推,果然那岩石缓缓转动,便如一扇大门相似,只转到一半,便见岩石露出一个三尺来高的洞穴。

张生大喜之下,也没去多想洞中有无危险,便弯腰走进洞去,走得十馀步,洞中已无丝毫光亮,他双手伸出,每一步跨出都先行试过虚实,但觉脚下平整,便似走在石板路上一般,料想洞中道路必是经过人工修整,欣喜之意更盛,只是道路不住向下倾斜,显是越走越低,突然之间,右手碰到一件凉冰冰的圆物,一触之下,那圆物当的一下,发出响声,声音清亮,伸手再摸,原来是个门环,既有门环,必有大门,他双手摸索,当即摸到十馀枚碗大的门钉,心中惊喜交集:“到了,自己要找的地方终于到了,***,这下可好了,又可以学‘百冥神功’等至高无上的功夫了,哈哈,我张生总有一天会成为天龙世界中的第一高手!”提起门环当当当的连击三下,里边无任何的回音,于是放心的伸手推门,那门似是用铜铁铸成,甚是沉重,但里面并未闩上,手劲使将上去,那门便缓缓的开了,张生便举步跨了进去。

到得里面,不论眼睛睁得多大,仍然看不到任何物事,只觉霉气刺鼻,似乎洞内已久无人居,张生他继续向前,突然间“砰”的一声,额头撞上了什么东西,幸好他走得甚慢,这一下碰撞也不如何疼痛,伸手摸去,原来前边是一扇门,手上使劲,慢慢将门推开了,眼前陡然光亮。

张生立刻闭眼,心中怦怦乱跳,过了片刻,才慢慢睁眼,只见所处之地是座圆形石室,光亮从左边透来,但朦朦胧胧地不似天光。

走向光亮之处忽见一支大虾在窗外游过,这一下心下大奇,再走上几步,又见一条花纹斑烂的鲤鱼在窗悠然而过,细看那窗时,原是镶在石壁的一块大水晶,约有铜盆大小,光亮便从水晶中透入,张生双眼帖着水晶几外瞧去,只见碧绿水流不住幌动,鱼虾水族来回游动,极目所至,竟无尽处,他恍然大悟,原来处身之地意在水底,当年造石室之人花了偌大的心力,将外面的水光引了进来,这块大水晶更是极难得的宝物,定神凝思,叫道:“原来这真是书上所说的湖底!”

张生回过身来,只见室中放着一只石桌,桌前有凳,桌上坚着一铜镜,镜旁放着些梳子钗钏之属,看来竟是闺阁所居,铜镜上生满铜绿,桌上也是尘土寸积,不知已有多少年无人来此。

他瞧着这等情景,不由得也呆了,心道:“许多年之前,定是有个绝色的美女在此幽居,只可惜现下人去楼空了!”出了一会神,再看那石室时,只有三十余面,寻思:“想来这女子定是绝世丽质,爱侣既逝,独守空闺,每日里惟有顾影自岭。此情此景,实是令人神伤。”张生那时看《天龙八部》时也只是一扫而过,所以猜不出这女子究竟会是谁。

忽见东首一面斜置的铜镜反映光亮照向西南隅,石壁上似有一道缝,张生忙抢将过去,使力推那石壁,果然是一道门,缓缓移开,露出一洞来,向洞内望去,见有一道石级,他拍手大叫:“妙极!妙极!”手舞足蹈一番,这才顺着石级走下,石级向下十余级后,面前隐隐约约的似有一门,伸手推门,眼前陡然一亮,失声惊呼:“啊哟!”

——眼前一个宫装美女,手持长剑,剑尖对准了他胸膛!

张生立即反应了过来,那只是一尊玉像,这玉像与生人一般大小,身上一件淡黄色绸衫微微颤动;更奇的是一对眸子莹然有光,神彩飞扬,玉像脸上白玉的纹理中隐隐透出晕红之色,更与常人肌肤无异,他心叫:“当真是绝世美人的写照,只可惜现下已经人去楼空了,无幸目睹神仙妹妹的绝世容颜!”

当下四周打量,见东壁上写着许多字,但古代字体想必认不得许多,随即回头去看那玉像,这时发见玉像头上的头发是真的人发,云鬓如雾,松松挽着一髻,鬓边插着一支玉钏,上面镶着两粒小指头般大的明珠,莹然生光,又见壁上也是镶满了明珠钻石,宝光交相辉映,西边壁上镶着六块大水晶,水晶外绿水隐隐,映得石室中比第一间石室明亮了数倍,张生大哗:“要是把这些宝贝带出了这湖宫,那我穷光蛋张生岂不转眼要变成了‘钻石王老五’!嘿嘿!哎,不行,既想学别人的神功,又想偷别人的宝贝,太也说不过去了!”当下摇了摇头,走开了。

走到玉像前面,一看,玉像前真有两个蒲团,脚下一个较大蒲团,似是供人跪拜之用,玉像足前另有一较小蒲团,想是让人磕头用的,张生双腿屈下,低头凝目看去,只见玉像双脚的鞋子内侧确然绣得有字,认出右足鞋上绣的是“磕首千遍,供我驱策”八字,左足鞋上绣的是“遵行我命,百死无悔”八个字,张生识难字不多,但这个简便的字体他还是认识的。

张生心想:“不知道段誉那小子有没有赶在我前面,对,且试试再说吧!”当下只得磕头。

也不知道磕了多少个响头,小蒲团面上一层薄薄的蒲草已然破裂,露出下面有物,张生慢慢爬起身来,伸手到小蒲团的破裂出去掏摸,触手柔滑,里面是个绸包,迫不及待的展将开来,只见第一行写着“北冥神功”,字迹娟秀而有力,一见到“北冥神功”,张生兴奋得跳了起来,大叫:“***,要是那时候我把金庸大虾的天龙仔仔细细的读了,也不用弄得这么麻烦!”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