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第二十三章**横生王起欲

左手慢慢展开帛卷,但见帛卷上赫然出现一个横卧的**画像,全身一丝不挂,面貌竟与那玉像一般无异,张生看了又看,尽往画中美女的**瞧,瞧了片刻,心中怦怦乱跳,霎时间面红耳赤,全身发烧,下面那玩意儿早已一柱擎天了,可惜银兰等美女弟子们不在身边,惟有吃吃的看着,口水开始长流。

张生颤抖着手翻过帛卷,但见画中**嫣然微笑,眉梢眼角,唇边颊上,尽是妖媚,比之那玉像的庄严宝相,容貌虽似,神情却是大异,他似乎听到自己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动之声,仔细的观察那**身子时,只见有一条绿色细线起自左肩,横至颈下,斜行而至右乳,他看到画中**椒乳坟起,心中大动,见绿线通至腋下,延至右臂,经手腕至右手大拇指而止,另一条绿线却是至颈口向下延伸,经肚腹不住向下,至离肚脐数分处而止,张生对这条绿线不敢多看,凝目看手臂上那条绿线时,见线旁以细字注满了

“云门”、

“中府”、

“天府”、

“侠白”、

“尺泽”、

“孔最”、

“列缺”、

“经渠”、

“大渊”、

“鱼际”等字样,至拇指的

“少商”而止,张生哪懂得这么多穴道的名称,叹了口气,眼睛看得有点发花,

当下张生将帛卷又展开少些,见下面的字是“北冥神功系引世人之内力而为我有。北冥大水,非由自生。语云:百川汇海,大海之水以容百川而得。汪洋巨浸,端在积聚。此‘手太阴肺经’为北冥神功之第一课。”下面写的是这门功夫的详细练法。

张生大喜,想道“百冥神功乃是天龙中一等一的功夫,今日叫我张某撞见学了,老天爷当真是怜爱我得很!”

再展帛卷,长卷上源源皆是**画像,或立或卧,或现前胸,或见后背,人像的面容都是一般,但或喜或愁,或含情凝眸,或轻嗔薄怒,神情各异,一共有三十六幅图像,每幅像上均有颜色细线,注明穴道部位及练功法诀,帛卷尽处题着

“凌波微步”四字,其后绘的是无数足印,注明

“妇妹”、

“无妄”等等字样,尽是易经中的方位,张生自是不懂得易经什么经的,睁眼只见足印密密麻麻,不知有几千百个,自一个足印至另一个足印均有绿线贯串,线上绘有箭头,料是一套繁复的步法,最后写着一行字道“猝遇强敌,以此保身,更积内力,再取敌命。”

张生心道“啊哈,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凌波微步’,好极,好极!”

一眼瞥处,见得左侧有个月洞门,张生缓步走了进去,里面又是一间石室,有张石床,床前摆着一张小小的木制摇篮,室中并无衾枕衣服,只壁上悬了一张七玄琴,玄线俱已断绝,又见床左有张石几,几上刻了十九道棋盘,棋局上布着二百馀枚棋子,然黑白对峙,这一局并未下毕,琴犹在,局未终,而佳人已邈,张生眼见如此凄婉的情景,悄立室中,竟也忍不住心中一动。

张长对下棋一套所知甚少,所以也没去注意棋上的摆设,一抬头,只见石床床尾又有一个月洞门,门旁壁上凿着四字“琅瑗福地。”只是门内甚黑,瞧不去清什么东西,忽地想到“琅瑗福地?琅瑗福地?似乎有点记忆,难道各门各派的奇门武功尽皆藏于此处,对了,书中有说,这点我倒是蛮有把握的。”当下四处瞧瞧,只见几上有两座烛台,兀自插着半截残烛,烛台的托盘上放着火刀火石和纸媒,张生弄了半天,才打着了火,点亮了火烛,于是秉烛走进月洞门内。

一踏进门,举目四望,这

“琅瑗福地”是个极大的石洞,比之外面的石室大了数倍,洞中一排排的列满木制书架,可是架上却空洞洞地连一本书册也无,张生持烛走近,见书架上贴满了签条,尽是

“昆仑派”、

“少林派”、

“四川青城派”、

“山东蓬莱派”等等名称,但在

“少林派”的签条下注

“缺易筋经”,

“丐帮”的签条下注

“缺降龙十八掌”,在

“大理段氏”的签条下注

“缺一阳指法、六脉神剑剑法,憾甚”的字样,想像当年架上所列,皆是各门各派武功的图谱经籍,然而架上书册却已为人搬走一空,这一来,张生大失所望“***,好好的武功典籍都不见了,着实扫兴!”

见这

“琅瑗福地”中并无其他好玩的东东,张生便唉声叹气的又回到玉像所处的石室,想道“麻巴个羔子的,还以为天下武功尽要归于我张生手心了,原来我记错了!”一眼看到那活生生的玉像,只见她正也凝眸瞧着自己,心下便痴痴迷迷颠倒起来,呆看了半晌,突然走上前去,忍不住在她脸上轻轻的摸了一把,但不敢摸第二把了,生怕她死像突然复活,责备自己的亵渎之罪。

当下又四处看看,并未发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于是决定出这

“水宫”,张生卷好帛卷,珍而重之的揣入怀中,转身对那玉像道“神仙妹妹,不好意思,我先拿这东西去了,反正放在这里你也用不着——呵呵,好了,献一个吻给你!”扑过去

“啵”的一响,在那玉像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入嘴温润清凉,奇怪,怎么如此像活人!

亲了一口,张生还想亲第二口,但转念想“不对,不对,她毕竟只是个假人,***,她要是活美人,我张生不脱了她裤子才怪,嘿嘿!”返身走开了。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