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第二十七章美女老妪尽儿戏

  张生推开长窗跨进厅中之时,便已打定了主意:“***,俺是来看戏的,越是热闹,老子越就有兴趣,越就高兴!”进厅后听屋中人凶里恶气一个,当下昂首笑道:“老婆婆不过多活几岁年纪,如何小子长、小子短的,出言这等无礼?”

  那老妪脸阔而短,满是皱纹,白眉下垂,一双眯成一条细缝的小眼中射出凶光杀气,不住上下打量张生,见他衣服破烂,蓬头垢面,微微皱起眉头。

  坐在她下首的那老妪喝道:“臭小子,这等不识好歹!瑞婆婆亲口跟你说话,算是瞧得起你小子了!你知道这位老婆婆是谁?当真有眼不识泰山。”这老妪甚是肥胖,肚子凸出,便似有了七八个月身孕一般,头发花白,满脸横肉,说话声音比寻常男子还粗了几分,左右腰间各插两柄阔刃短刀,凶神恶煞般。

  张生若无其事的说道:“什么润婆婆湿婆婆的,我怎么认识!”

  那胖老妪大怒,霍地站起,双手一挥,每只手中都已执了一柄短刀,喝道:“小子,当真有眼不识泰山,看我不砍你一刀!”

  张生“啊哟”一声,跳在一边,胡乱的叫道:“千万别砍死人啦!”

  那胖老妪抢上两步,左手刀便向张生颈中砍去。

  “当”的一声,一柄铁拐杖伸过来将短刀格开,却是那瑞婆婆出手拦阻,她低声道:“平婆婆且慢,先问个清楚,再杀不迟!”说着将铁拐杖靠在椅边,问张生道:“你是什么人?”

  张生道:“我?我是......胖婆婆......”

  平婆婆怒道:“你叫我平婆婆便是,说什么胖不胖的?”

  张生嬉皮笑脸的道:“你不妨自己摸摸肚皮,照照镜子,看胖是不胖?”

  平婆婆骂道:“操你奶奶个熊!”挥刀在他脸前一尺处虚劈两下,“呼呼”风响。

  张生假装害怕得紧,东跳西躲的。

  瑞婆婆道:“你这小子其貌不扬的,会是这小贱人的相好?”说着向那黑衣女郎的背心一指。

  张生一听她说自己“其貌不扬”,当下顿时心灰意懒,想:“婆婆个鬼,我张生虽没潘安之貌,但总不至于其貌不扬吧!”口中说道:“这位姑娘我生平从来没见过。不过瑞婆婆哪,我劝你说话凭良心些,你开口不但违背良心,而且骂人,这位姑娘大人大量,不来跟你计较,你自己的人品可就不怎么高明了。”

  瑞婆婆呸的一声,道:“你这小子倒教训我起来啦。你既跟这小贱人素不相识,到这里来干么?”

  张生凛然道:“我是受人介绍来向这里的主人借一匹马的。”

  瑞婆婆道:“受谁的介绍?”

  张生叹了口气,道:“***,这个你就没必要问了吧!”那个“***”骂得极低极含糊,所以瑞婆婆等一干人尽无听清。

  瑞婆婆道:“快说,受了谁的介绍,你究竟跟这小贱人有什么干系!”语气愈益严峻。

  张生道:“我见了此间主人,自会相告,跟你说有什么用?”

  瑞婆婆微微冷笑,隔了片刻,才道:“你要当面说,那就快说吧。稍待片刻,你两个便得去阴世叙会了。”

  张生瞧瞧四周,放声说道:“主人是那一位?在下要借一匹千里马,以赶万里路程。”他此言一出,厅上众人的目光一齐望向坐在椅上的那黑衣女郎。

  张生一怔,想道:“***,这小妮子当真是这里的主人!不好,她一个娇弱女子,给这许多强敌围住了,不对,又我张生在,谁能伤得她半根寒毛!嘿嘿,美人儿,放心吧,有高手照应着你呢!”

  忽听那女郎缓缓的道:“马在槽里,有本事,你自己去牵。”她口中说话,脸孔仍是朝里,并不转头。

  张生一听这婉转动人的声音,立即反应过来了:“啊,敢情真是她!”原来说话那黑衣女子正是当日与自己在山崖边有过一面之缘的黑衣女郎。

  那女郎又说道:“愣愣的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去牵马?”她语间清脆动听,但语气中却冷冰冰地不带丝毫暖意,听来说不出的不舒服,似乎她对世上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又似乎对人人怀有极大敌意,恨不得将世人杀个干干净净。

  张生听她说话怪怪的,想必她已落入强仇手中,处境凶险之极,心情有异,原亦难怪,顿时起了同情之心,温言说道:“在下多谢姑娘美意!”转身假装要走人,恰好意料中的被那胖子婆婆一手拽了回来,平婆婆喝声道:“哪里走!”

  张生愁眉苦脸的说道:“干嘛呢,胖婆婆?我可没惹你们啊。”

  瑞婆婆道:“现在不能放你走,等到事情了解后再说!”

  平婆婆突然粗声喝道:“小贱人,尽拖延干么?起身动手吧!”双刀相击,铮铮之声甚是刺耳。

  黑衣女郎冷冷的道:“你已活了这大把年纪,要死也不争这一刻。苏州那姓王的恶婆娘干么自己不来跟我动手,却派你们这批奴才来跟我罗唣?”

  瑞婆婆道:“我们夫人何等尊贵,你这小贱人便想见我们夫人一面,也是千难万难。你知道好歹的,乖乖的跟我们去,向夫人叩几个响头,说不定我们夫人宽洪大量,饶了你的小命。这一次你再想逃走,那就乘早死了这条心。你师父呢?”

  黑衣女子尖声叫道:“我师父就在你背后!”

  瑞婆婆、平婆婆等都吃了一惊,一齐转头,背后却那里有人?

  张生见这干人个个神色惊惶,都上了个大当,忍不住哈哈大笑。

  平婆婆怒道:“笑什么?”

  张生笑道:“可笑,可笑!”

  平婆婆又问:“什么可笑?”

  张生道:“哈哈,可笑之极!”

  平婆婆问道:“什么可笑之极?”

  张生道:“嘿嘿,可笑之极矣,可笑之极矣哉!”

  平婆婆怒道:“什么可笑矣啊哉的?”

  瑞婆婆道:“平婆婆,别理这臭小子!”向黑衣女郎道:“姑娘,你从江南一直逃到大理。我们万里迢迢的赶来,你想是不是还能善罢?我们就算人人都死在你手下,也非擒你回去不可。你出手吧!”

  张生听瑞婆婆的口气,对这黑衣女郎着实忌惮,不由得暗暗称奇,眼见大厅上十七八人横眉怒目,握着兵刃跃跃欲试,却没一个迳自上前动手。平婆婆手握双刀,数次走近黑衣女郎背后,总是立即退回。

  黑衣女郎纵声道:“喂,借马的,这许多人要打我一个,你说怎么办?”

  张生道:“她们打不了你。”走到离她背后约莫两尺之处,忽然闻到一阵香气,似兰非兰,似麝非麝,气息虽不甚浓,但幽幽沉沉,矩矩腻腻,闻着不由得心中一荡。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