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第二十八章盗艳窃香野花暗

  黑衣女郎嘿嘿冷笑,突然高声叫道:“姓祝的老头儿,你给我滚出去!”

  一个须发苍然的老者颤声道:“你说什么?”

  黑衣女郎道:“你快滚出厅去,我今天不想杀你。”

  那老者手中长剑一挺,喝道:“你胡说什么?”声音发颤,也不知是出于愤怒,还是害怕。

  黑衣女郎道:“你又不是姓王的恶婆娘手下,只不过给这两个老太婆拉了来瞎凑热闹。一路之上,你对我还算客气,那些家伙老是想揭我面幕,你倒不断劝阻。哼,还算不该死,这就滚出去吧!”

  那老者脸如土色,手中长剑的剑尖慢慢垂了下来。

  张生故作好人的劝道:“姑娘,你叫他出去,也就是了,不该用这个‘滚’字。你说话这么不客气,祝老爷子岂不要生气?”

  那知这姓祝老者脸色一阵犹豫、一阵恐惧,突然间当啷一声响,长剑落地,双手掩面,当真奔了出去。他刚伸手去推厅门,平婆婆右手一挥,一柄短刀疾飞出去,正中他后心。那老者一交摔倒,在地下爬了丈许,这才死去。

  张生叫道:“喂,胖婆婆,这位老爷子是你们自己人啊,你怎地忽下毒手?”

  平婆婆右手从腰间另拔一柄短刀,双手仍是各持一刀,全神贯注的凝视黑衣女郎,对张生的吆喝宛似听而不闻。厅上余人都走上几步,作势要扑上攻击,眼见只须有人一声令下,十余件兵刃便齐向黑衣女郎中身上砍落。

  段誉见此情势,定要在美人面前逞一下英雄了,当下大喝:“你们这许多人,围攻一个赤手空拳的孤身弱女,那还有王法天理么?”抢上数步,挡在黑衣女郎身后,喝道:“你们胆敢动手?”正气凛然,自有一股威风。

  瑞婆婆见他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心下倒不禁嘀咕,料想这少年若不是身怀绝技,故意装模作样,便是背后有极大的靠山。她奉命率众自江南来到大理追擒这黑衣女郎,在此异乡客地,实不愿多生枝节,说道:“阁下定是要招揽这事了?”语气竟然客气了些。

  张生道:“不错,我不许你们以众凌寡,恃强欺弱。”

  瑞婆婆道:“阁下属何门派?跟这小贱人是亲是故?受了何人指使,前来横加插手?”

  张生摇头道:“我跟这位姑娘非亲非故,只是世上之事,总抬不过一个‘理’字,我劝各位得罢手时且罢手,这许多人一起来欺侮一个孤身少女,未免太不光采。”低声道:“姑娘快逃,我设法稳住他们。”

  黑衣女郎也低声道:“你为我送了性命,不后悔么?”

  张生道:“死而无悔。”

  黑衣女郎中又问:“你不怕死么?”

  张生叹了口气,道:“我自然怕死,可是……可是(这里没人打得死我)……”

  黑衣女郎中突然大声道:“你手无缚鸡之力,逞什么英雄好汉?”右手突然一挥,两根彩带飞出,将张生双手双脚分别缚住了。

  瑞婆婆、平婆婆等人见她突然袭击张生,都是大出意料之外,群相惊愕之际,黑衣女郎中左手连扬。

  张生任其缚住自己,毫不出力挣扎,耳中只听得“咕咚、砰嘭”之声连响,左右都有人摔倒,眼前刀剑光芒飞舞闪烁,蓦地里大厅上烛光齐熄,眼前斗黑,自己如同腾云驾雾一般已被提在空中,他眼睛看得明朗,心下大叫:“***,这小妮子好强,看来不需我张生出手了。”听得四下里吆喝纷作:“莫让贱

  人逃了!”“留神她毒箭!”“放飞刀!放飞刀!”跟着“玎当呛啷”一阵乱响,他身子又是一扬,马蹄声响,已是身在马背,只是手脚都被缚住了,却弹不得。

  只觉自己后颈靠在那黑衣女郎身上,鼻中闻到阵阵幽香,正是那黑衣女郎身上摄人心魄的香气。蹄声得得,既轻且稳,敌人的追逐喊杀声已在身后渐渐远去,那马一身黑毛,那女郎全身黑衣,黑夜中一团漆黑,睁眼什么都瞧不见,惟有一股芬馥之气缭绕鼻际,张生伸后颈在她背身上随着颠簸之势轻轻摩擦,心叫:“好爽,好爽!”

  奔了一阵,敌人喧叫声已丝毫不闻,张生道:“姑娘,没料到你这么好本事,请放我起来吧。”

  黑衣女郎哼了一声,并不理睬。

  张生又道:“好难受啊,姑娘,快放了我!”

  突然间“啪”的一声,脸上热辣辣的已吃了一记耳光。那女郎冷冰冰的道:“别罗唆,姑娘没问你,不许说话!”

  张生在心中怒骂:“臭婆娘,居然敢打你亲亲老公!”口中却大声问:“为什么!”“啪啪”两下,又接连吃了两记耳光,这两下更加沉重,只打得他右耳嗡嗡作响,不停的在心下大骂:“恶婆娘!”

  黑衣女郎冷冷的道:“你怕了吧!”

  张生心想:“***,谁怕谁啊!看我待会儿怎么作弄你!”突然“哎哟”一声惊叫,身子故意向外偏出,乱叫:“不好,我要摔下去了啊!”

  那女郎中哼的一声,道:“摔死你活......”那个“该”字还未来得及出口,忽觉腰中一麻,闷哼一下,骨碌摔落在地,顿时间倒在地上,半动不动的。

  张生呵呵大笑,运力扯开彩带,跃下马来,叫道:“美人儿,现下怎么不横了?呵呵,你的脾性张生实在太喜欢了,我一定要娶你做老婆!”说着走到她脚边,凝眸看去,这时首次和她正面近距离的朝相,见她脸上蒙了一张黑布面幕,只露出两个眼孔,一双眼亮如点漆,向他射来,一见这冰冷的眼光,张生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张生蹲下来,眼见她斗篷的胸口绣着一头黑鹫,昂首蹲踞,神态威猛,斗篷上的黑鹫也是一模一样,于是想道:“***,姑娘人家,衣衫上不绣花儿蝶儿,却绣上这般凶霸霸的鸟儿,好勇斗狠!”张生端详了片刻,又想:“***,我还见过她庐山真面目呢,对,先看看再说,以免碰到的是个恐龙,而在这里浪费了我张生的宝贵时间。”想着,伸手脱掉她头上的斗篷,然后缓缓的拉开她那神秘的面幕,这时月亮已经升了出来,清凉的月光下,只见她一张清秀欲滴的脸,美貌不凡。

  张生终于松了口气,心上大喜:“***,我张生又要大饱艳福了。”吃吃的瞧了她半晌,忽然壮大胆子,伸手去摸她的脸,着手滑腻嫩软,当真舒服,摸了几下,全身又开始燥热起来,情欲倏忽高涨,心道:“妈的,干脆来个生米造成熟饭再说!”于是,扑到她身上,亲吻她,解她的衣衫。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