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第三十章舍生忘死博美人

  张生只听得背后脚步声响,一只大手搭上了右肩,将他身子慢慢扳转,登时与干光豪面面相对。

  张生苦笑道:“干老兄,干大嫂,恭喜你二位百年好合,白首偕老!”

  干光豪哈哈大笑,高声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啊!”

  那葛师妹也瞧见了张生,顿时脸色剧变,奔过来惊恐的问张生道:“你,你在这里?他们呢!”

  她口中所指的“他们”自然是四大恶人了,张生紧蹙着额眉,说道:“我把他们给丢掉了,正在找寻他们,问你们二位一件事,见过一个黑衣女子骑着一匹快马从这里经过么?”

  干光豪与其亲爱的葛师妹深情的对望一眼,尽皆摇头。

  蓦地里,听得店门外嘘溜溜一声马嘶,张生一耳便听出这马叫声怪异,正是黑衣女郎**马匹的嘶叫声,这下又惊又喜,飞步抢出门去,放眼望去,果见那黑衣女郎骑了那匹黑马缓缓走过。

  张生急急忙忙的追到马后,大声叫嚷道:“姑娘,救救我(没有你在身边我要死了)!”

  那女郎中一眼也没瞧他,自行策马而行。

  张生放慢脚步,一把鼻涕一把血泪的说道:“姑娘,我是来向你负荆(精)请罪的!”

  那女郎仍不理睬,张生无可奈何,唯有唉声叹气。

  一直追到一片树林,猛听得西北角上有人低声呼啸,跟着东北角上有人“啪啪啪啪”连续击了四下手掌,紧接着看见一条人影迎面奔来,到得与三人相距七八丈处,倏然停定,嘶哑着嗓子喝道:“小贱人,你还逃得到那里?”听这声音,正是瑞婆婆,便在这同时,背后一人嘿嘿冷笑,张生急忙回头,见到正是那平婆婆,双手各握短刀,闪闪发亮,跟着左边右边又各到了一人,左边是个白须老者,手中横向执一柄铁铲,右首那人是个年纪不大的汉子,手持长剑,张生依稀记得,这两人都曾参与围攻黑衣女郎。

  黑衣女郎冷笑道:“你们阴魂不散,居然一直追到了这里,能耐倒是不小。”平婆婆道:“你这小贱人就是逃到天边,你们也追到天边。”

  黑衣女郎“嗤”的一声,射出一枝短箭,那使剑汉子眼明手快,挥剑挡开。黑衣女郎从鞍上纵身而起,向那老者扑去。

  那老者白须飘动,年纪已着实不小,应变倒是极快,右手一抖,铁铲向黑衣女郎撩去。

  黑衣女郎身未落地,左足在铲柄上一借力,挺剑指向平婆婆。

  平婆婆挥刀格去,“嚓”的一声,刀头已被剑锋削断,白刃如霜,直劈下来。瑞婆婆急挥铁拐向黑衣女郎背心扫去。

  黑衣女郎不及剑伤平婆婆,长剑平拍,剑刃在平婆婆肩头一按,身子已轻飘飘的窜了出去,她若不是急于闪开,瑞婆婆这一拐,长剑直削而非平拍,平婆婆已被劈成两爿。

  这几下变招兔起鹘落,迅捷无比,平婆婆勇悍之极,刚才千钧一发的从鬼门关中逃了出来,却丝毫不惧,又向黑衣女郎刷刷刷三刀,黑衣女郎急闪避过,便在此时,瑞婆婆和两个男子同时攻上。

  黑衣女郎剑光霍霍,在四人围攻下穿插来去,几次险象环生,毕竟敌众我寡,张生看得心跳加速,心想:“***,自然不会让恶婆子们伤了我的亲亲老婆,但得想个十全十美的办法,好叫‘黑美人’倾心于我……”正想到这里,突然听见那黑衣女郎“哎哟”一声叫出,张生慌忙抬头望去,只见黑衣女郎右脚已被那老者铲中一下。

  黑衣女郎在四人之间穿来插去,腿上铲伤处隐隐作痛,剑招忽变,一缕缕剑光如流星飘絮,变幻无定,忽听得那老者大叫一声,肋下中剑。

  黑衣女郎刷刷刷三剑,将瑞婆婆和那使剑汉子逼得跳出***相避,剑锋回转,已将平婆婆卷入剑光之中,顷刻之间,平婆婆身上已受了三处剑伤,她毫不理会,如疯虎般向黑衣女郎扑去,余下三人回身再斗。

  平婆婆滚近黑衣女郎身畔,右手短刀往她小腿上削去。

  黑衣女郎飞腿将她踢了个筋斗,就在此时,瑞婆婆的铁拐已点到眉心。

  黑衣女郎迅即回转长剑,格开铁拐,顺势向敌人分心便刺。

  瑞婆婆斜身闪过,横拐自保。

  黑衣女郎轻吁一口气,正待变招,突然间“卟”的一声,左肩上一阵剧痛,原来那老者受伤之后,使不动铁铲,拔出钢锥扑上,乘虚插入她肩头。

  黑衣女郎反手一掌,只打得那老者一张脸血肉模糊,登时气绝。

  瑞婆婆等却又已上前夹击。

  平婆婆大叫:“小贱人受了伤,不用拿活口了,杀了便算。”

  这场战斗惊心动魄,张生只瞧得胆战心惊,他学得神功以来,还从未正式用于战斗,眼见黑衣女郎受伤,这时哪还有时间犹豫,心叫:“***,该是功夫老公出手了!”猛然故意“啊唷”大叫一声,滚倒在地,抢过去抱起那老者的尸体,一滚滚到平婆婆的脚边,叫道:“哎呀,不好,死人会咬活人啊!”举起尸体,用力一抛,这一抛之力恰到好处,“砰”的一声沉闷的响,将使剑汉子冲撞倒地,半天爬不起来,张生又大叫大嚷着滚到瑞婆婆的身下,一把抱住了她的双腿,哭喊般的叫道:“湿婆婆,手下留情啊!”

  瑞婆婆又惊又怒,想要挣脱,却哪里挣扎得开,举高拐杖,喝道:“小子,还不放手,我一杖打碎了你的脑袋!”

  张生苦兮兮的说道:“打死我吧,我就不允许你们伤害了(我的亲亲老婆)……那位姑娘!”

  瑞婆婆急怒交迫,大吼一声,拐杖就往张生头盖上拍落,说也奇怪,那拐杖明明敲中的是张生的脑壳,却疏忽反弹了回来,“砰”的一下疾响,落在了瑞婆婆自己的脑门上,她闷哼一声,缓缓倒地,像是昏厥了过去,张生大叫:“哎哟,压死我啦!”又是一滚,将胖婆婆活活撞翻。

  黑衣女郎瞧得奇怪,无暇犹豫,人到剑出,将倒在地上的三人一一刺死,然后吸一口气,纵声呼啸,黑马奔将过来,黑衣女郎一跃进而上,顺手拉住张生后颈,将他提上马背,二人共骑,向西急驰。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