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第三十一章心中有意儿自痴

  可还没没奔出十余丈,树林后忽然齐声呐喊,十余人窜出来横在当路,中间一个高身材的老者喝道:“小贱人,老子在此等候你多时了。”伸手便去扣黑玫瑰的辔头。

  黑衣女郎右手微扬,“嗤嗤”连声,三枝短箭射了出去,人丛中三人中箭,立时摔倒。

  那老者一怔之下,黑衣女郎一提缰绳,黑驹蓦地里平空跃起,从一干人头顶跃了过去。

  众人忌惮她毒箭厉害,虽发足追来,却各舞兵刃护住身前,与马上二人相距越来越远,但听那干人纷纷怒骂:“贼丫头,又给她逃了!”“任你逃到天边,也要捉到你来抽筋剥皮!”“大伙儿追啊!”

  黑衣女郎任由黑马在山中乱跑,来到一处山冈,只见前面是个深谷,只得纵马下山,另觅出路,然而在这所谓的无量山中山路迂回盘旋,东绕西转,难辨方向。

  突然听到前面人声:“那马奔过来了!”“向这边追!”“小贱人又回来啦!”

  黑衣女郎刚才所受的那一锥伤甚重,重伤之下,无力再与人相斗,急忙拉转马头,从右首斜驰出去,这时慌不择路,所行的已非道路,幸亏**的黑马乃神骏,在满山乱石的山坡上仍是奔行如飞,又驰了一阵,黑驹前脚突然一跪,右前膝在岩石上撞了一下,奔驰登缓,一跛一拐的颠蹶起来。

  张生心中由于不定,想道:“***,这时要不要显示出俺老张的盖世神功!不对,这样反而不是很刺激,等到十分关键的时刻再说吧,给新新老婆一个天大的惊喜!”主意打定,当下口中焦急万分似的说道:“姑娘,你让我下马吧,你一个人容易脱身,他们跟我无冤无仇,便拿住了我也不紧。”

  黑衣女郎冷冷的哼了一声,道:“你知道什么?你跟我在一起过,要是给他们拿住了,一刀便即砍了。”

  张生道:“奇哉怪也,和姑娘在一起过的人那么多,杀得光吗?老,姑娘还是先走的为是。”

  黑衣女郎左肩背上一阵阵疼痛传到,听得张生还是罗嗦个不住,怒道:“你给我住口,不许多说。”

  张生道:“好,那么你让我坐在你后面。”

  黑衣女郎道:“干什么?”

  张生红着脸颊,吞吞吐吐的说道:“我裤子上破了几个大洞,坐在姑娘身前,这个光……光……对着姑娘……嘿嘿,太……太也失礼。”

  黑衣女郎伤处痛得难忍,伸手抓住他肩头,咬着牙一用力,只捏得他肩骨格格直响,喝道:“住嘴!”

  张生吃笑不吃痛,忙道:“好啦,好啦,我不开口便是。”

  奔出数里,黑驹走上了一条长岭,山岭渐见崎岖,黑驹行得更加慢了,背后呐喊声隐隐传来。

  张生一本正经煞有介事的叫道:“黑马啊好马乖乖马啊,今日说什么也要辛苦你些,劳你驾跑得快一点儿吧!”

  又行里许,回头望见刀光闪烁,追兵渐近。

  黑衣女郎不住催喝:“快,快!”

  黑驹奋蹄加快脚步,突然之间,前面出现一条深涧,阔约数丈,黑黝黝的深不见底,黑驹一声惊嘶,陡地收蹄,倒退了几步。

  黑衣女郎见前无去路,后有追兵,问道:“我要纵马跳将过去。你随我冒险呢,还是留下来?”

  张生心想:“马背上少了一人,乖乖马便易跳得多,***,还是安全第一啊。”便说道:“姑娘先过去,再用带子来拉我。”

  黑衣女郎一回头,见追兵已相距不过数十丈,说道:“来不及啦!”拉马退了数丈,叫道:“嘘!跳过去!”伸掌在马肚上轻轻拍了两下。

  黑驹放开四蹄,急奔而前,到得深涧边上,使劲纵跃,直窜了过去。

  张生但觉腾云驾雾一般,心中大叫:“爽极,今天的经历真是爽极,能和大美人一起逃命,还放飞马,啊哟,不好,莫要跌入了深渊,跌下去了神功再怎么强也无济于事,乖乖受死了啊!”

  黑驹受了主人催逼,出尽全力的这么一跃,前脚双蹄勉强踏到了对岸,但两边实是相距太宽,它彻夜奔驰,腿上又受了伤,后蹄终没能踏上山石,身子登时向深谷中坠去。

  黑衣女郎应变奇速,从马背上腾身而起,随手抓了张生,向前窜出。

  张生先行着地,黑衣女郎跟着摔下,正好跌在他的怀中,张生怕她摔倒地上受伤,双手牢牢抱住她的腰身,只听得黑玫瑰长声悲嘶,已坠入下面万丈深谷之中。

  黑衣女郎心中难过,忙挣脱张生的抱持,奔到涧边,但见白雾封谷,已看不到黑驹的身躯,突然间一阵眩晕,只觉天旋地转,脚下一软,登时昏倒在地。

  张生大吃一惊,生怕她摔入谷中,急忙上前拉住,见她双目紧闭,已然晕了过去,正没做理会处,忽听得对涧有人大声叫道:“放箭,放箭!射死这两个小贼!”张生抬起头来,

  只见对涧已站了七八人,突然间“飕飕”声起,一枝枝羽箭迅疾飞来,张生一拍屁股,大声叫道:“***,该是我大打出手的时候了!”双手随随便便的往空中一捞,抓住两枚飞箭,使劲扔出,“啊哟、唉呜”,对边两汉子应声倒地,如此而往,对边汉子们一一中箭倒地。张生拍拍手道:“嘿嘿,搞定!”回转身子,眼见黑衣女郎静静的躺在当地,心想:“还是先把她弄到一个大家看不见的地方吧。”

  于是蹲低了身子,抱起黑衣女郎,见她睡姿美绝,忍不住在她的嘴唇上深深的亲了几口,叫道:“乖乖老婆好香!”当下抱着黑衣女郎,“一鼓作气”的向前疾奔,奔出十余丈,料想再也无人打扰得了了,便寻得一处好地方,将黑衣女郎稳稳的放在草地之上,心道:“还是把老婆弄醒了吧。”于是伸掌抵在黑衣女郎柔软有弹性的胸脯上,按得不到几下,黑衣女郎一声“嘤呤”,身子东了动,张生立即扑地滚将开去。

  黑衣女郎缓缓的坐起了身来,一眼见到张生,突然向张生招了招手,道:“你过来。”

  张生大喜,当即走到她身前,眼光闪烁如明星。

  黑衣女郎低声道:“你是世上第一个见到我容貌的男子!”缓缓拉开了面幕。

  张生登时全身一震,眼前所见,如新月清晕,如花树堆雪,一张脸秀丽绝俗,只是过于苍白,没半点血色,想是她长时面幕蒙脸之故,两片薄薄的嘴唇,也是血色极淡,张生那天晚上借着暗淡的月光是偷偷摸摸的见过她一面的,只是没怎么瞧清楚,这个时候光天化日下重见,当真是惊艳无穷,耳目一新,秀色可餐,一颗心突突的跳个不停!

  黑衣女郎柔弱婉转的说道:“我叫木婉清,你叫什么名字?”

  张生立即答曰:“张生,张三李四的三,生活幸福美满的生。”

  木婉清瞬时秀脸生起一阵红晕,脉脉的看着张生的眼睛,痴痴的说道:“你抱我。”

  张生大哗,以为自己听错了,吃吃的问道:“姑娘,你叫我干什么?”

  木婉清突然秀毛倒竖,娇叱道:“你,你还这么叫我!”

  张生便即会意,俯身一把抱起了她,在她的脸上、嘴上连亲几下,欢喜无穷的叫道:“娘子,娘子!”

  木婉清娇痴着道:“臭死了,坏死了你!”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