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第三十三章我是张生戏鳄神

奶奶个晕的,所有的艳运似乎都让张生这臭小子占尽了,不信,你瞧,他爬在木婉清大美女的身子上动啊动摇啊摇的,端的是销魂荡魄啊,爽,爽死了他!

“老婆,老婆——”张生半闭着眼睛,狂乱的喊道。

木婉清微微睁开星眼来,荡声问道:“你,你怎么啦?哦,我——”急忙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着这种从未有过的快感。

张生“啊”的一声长呼,叫出了声来:“娘子,我,受不了啦,哦,啊,完了……”

……张生还是不行,不到一刻钟的光景,便精脱人虚了,软软的扑在木婉清的身子上。

木婉清不敢睁开眼睛,只是推搡着张生的身子低声叫道:“你,你快穿上衣服,我……”

张生慢慢的站起来,拉好了衣物,蹲下身来,轻轻的捏了捏木婉清那**的**,笑嘻嘻的说道:“老婆,起来啦!”

木婉清睁眼一看,大羞,慌忙披好衣裳,啐道:“臭流氓!”

张生一把抱起软绵绵的木婉清,在她左右两边面颊上各亲数下,忽然说道:“老婆,我口好渴,想喝水。”

木婉清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瞧去,竖耳倾听,果然闻见左**出淙淙水声,心中大奇:“他,他的听觉怎么这般好?”当下两人携手走将过去,张生见是一条清澈的山溪,于是洗净了双手,俯下身去喝了几口,双手捧着一掬清水,喂到木婉清的口边,道:“乖乖老婆,张开嘴来,喝水吧!”木婉清翘起嘴角,横了他一眼,咕噜咕噜喝下了水。

其时日方正中,明亮的阳光照在木婉清的脸上,张生见她下颏尖尖,脸色白腻,一如其胸脯背身,光滑晶莹,连半粒小麻子也没有,一张樱桃小口灵巧端正,嘴唇甚薄,两排细细的牙齿便如碎玉一般,不由得心中一动,吃吃的看了她半晌,怔怔的说道:“老婆,你……你真是个绝色美女啊,以后我们永远不要分开,好不好?”这时溪水已从他手指缝中不住流下,溅得木婉清下巴脸上都是水点,有如玉承明珠,花凝晓露。

木婉清喝完了他手中溪水,羞涩的说道:“你……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张生点头如拨浪鼓。

木婉清纯真地笑笑,又道:“我还要喝水。”

张生依言蹲下取水,接连捧了三次,她方始解得适才**后的干渴。

猛听得对面崖上一声厉啸,只震得群山鸣响,木婉清不禁全身一震,颤声道:“那……那是谁?内功这等了得?”一伸手,抓住了张生的手臂,只听得啸声回绕空际,久久不绝,群山所发出的回声来去冲击,似乎群鬼夜号,齐来索命,其时虽是天光白日,张声于一刹那间好似眼前天也黑了下来,过了良久,啸声才渐渐止歇。

木婉清道:“这人武功厉害得紧,我说什么也是没命的了。你……你快快想法子逃命去吧,不用再管我了。”

张生揽住她纤腰,微笑着道:“老婆,你不要小看了老公我,老公虽然胆小怕鬼,但人我是不怕的……”

木婉清一双妙目向他凝视半晌,目光中忽然流露出不胜喜悦之情,笑道:“对,我倒忘了,你——”

突然间眼前一花,只见一个黄色人影快速无伦的正扑上山来,山坡极为陡削,那人却登山如行平地,比之猿猴犹更矫捷,张生奔将过去,纵声叫道:“喂,你再上来一步,我要用石头掷你了!”

那人哈哈大笑,反而纵跃得更加快了。

张生故意丢出一块小石头,胡乱的叫道:“死人啦!死人啦!”

那人冷冷笑道:“臭小子,你不要狗命了?敢对我这等无礼!”越跃越近,其狰狞可怖的面目已隐约可辨,张生仔细一瞧:***,却真是四大恶人中的老三“凶神恶煞”南海鳄神!

张生回身奔到木婉清身旁,在她耳畔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话,木婉清微笑着点头,偶一回头,两人只见南海鳄神已经威风凛凛的站在了面前,木婉清心中怦怦乱跳,向那人瞧去,第一眼便见到他一个脑袋大得异乎寻常,一张阔嘴中露出白森森的利齿,一对眼睛却是又圆又小,便如两颗豆子,然而小眼中光芒四射,向两人脸上骨碌碌的一转,木婉清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但见他中等身材,上身粗壮,下肢瘦削,颏下一丛钢刷般的胡子,根根似戟,却瞧不出他年纪多大,身上一件黄袍子,长仅及膝,袍子子是上等锦缎,甚是华贵,下身却穿着条粗布裤子,污秽褴褛,颜色难辨,十根手指又尖又长,宛如鸡爪,张生初见时只觉此人相貌丑陋,但越看越觉他五官形相、身材四肢,甚而衣着打扮,尽皆不妥当到了极处。

张生走上去挡在木婉清身前,问道:“尊驾是谁?为何光天化日下出来吓唬小夫妻?”

木婉清听他说话的口气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甚觉好笑。

南海鳄神当日见过张生一面,但张生现下衣服破烂污秽,脸上溅满了木婉清伤口处喷薄出来的鲜血,又乱又脏,一时之间哪里认得出,哈哈大笑,说道:“老子是南海鳄神,武功天下第……第……嘿嘿,两个小娃娃一定听到过我的名头,是不是?”

张生怪声笑道:“你武功最多天下第二……”

南海鳄神一听,大惊,叫道:“丑小子,那么你说,谁天下第一了!”

张生不慌不忙的说道:“自然是我的娘子师傅了。”

“娘子师傅?”南海鳄神急得踏上几步,喝道,“娘子?师傅?***,究竟是你的娘子,还是你师傅!”

张生摇头晃脑的说道:“既是我娘子,又是我师傅。”说着,伸手捏了一下木婉清那肉绵绵的大腿。

南海鳄神大吃所惊,叫道:“那你娘子师傅现下在哪里?我南海鳄神要找她一决雌雄!”

张生似笑非笑的道:“你想变态是不是?你本来是雄的了,还决个PP!”

这时,身后的木婉清再也忍不住了,“噗哧”一下笑了出来。

南海鳄神大怒,呼叱道:“小娘们,你笑什么!”

张生严正的说道:“这位黑帅哥,说话可要当心点——她便是我娘子师傅!”

南海鳄神一听,仰天哈哈大笑,但忽觉身子一轻,回神瞧时,竟然发现那“丑小子”一把将自己凌空举了起来。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