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第三十四回《欲女素经》藏怀中

  这么一下只把南海鳄神吓得半死,心中大叫:“妈妈的,我,我这是在做梦吧?”揉揉眼睛,妈的,当真是在做梦,但还是十分的奇怪,大白天的怎么突然浮想连片!那臭小子根本没看见他动,他仍然嬉皮笑脸的站在那里。南海鳄神粗长的眉毛一扬,一双如蚕豆般的小眼向张生从上至下、又从下至上的细看,瞧了一会儿,忽听他“啧啧啧”的赞美数声,脸现喜色,说道:“妙极,妙极!快快转过身来!”

  张生心道:“爷爷的奶奶,搞什么鬼?要进行死前体检么?嘿嘿,我这壮如牛的身体死神时不会收的!”依他所言,转过身来。

  南海鳄神又嘻嘻哈哈的道:“妙极,妙极!你很像我,你很像我!”

  不管他说什么话,都不及“你很像我”这四字令张生如此诧异,张生气得在心里“哇哇”大叫:“你娘个A的,这话莫名其妙之至,你容貌丑陋到了成为众人呕吐的对象,我,风度偏偏,年少青春,像你什么啊!何况还加上一个‘很’字!真是搞不懂,世上竟还有这般不要脸说大话的人!”

  南海鳄神一跳,跃到了张生身边,摸摸他后脑,捏捏他手脚,又在他腰眼里用力掀了几下,裂开了一张嘴,哈哈大笑,道:“你真像我,真的像我!”拉住了他手臂,道:“跟我去吧!”

  张生摸不着半点头脑,问道:“你叫我去那里?”

  南海鳄神道:“跟着我去便是。快快叩头!求我收你为弟子。你一求,我立即答允。”

  这一下当真大出张生意料之外,嗫嚅道:“这个……这个……”

  南海鳄神手舞足蹈,似乎拾到了天下最珍贵的宝贝一般,说道:“你手长足长,脑骨后凸,腰肋柔软,聪明机敏,年纪不大,又是男人,真是武学奇材。你瞧,我这后脑骨,不是跟你一般么?”说着转过身来。

  张生摸摸自己后脑,果觉自己的后脑骨和他似乎生得相像,那料到他说“你很像我”,只不过是两人的一块脑骨相同。

  南海鳄神笑吟吟的转身,说道:“咱们南海一派,向来有个规矩,每一代都是单传,只能收一个徒儿。我那死了的徒儿‘小煞神’孙三霸,后脑骨远没你生得好,他学不到我一成本事,死得很好,一干二净,免得我亲手杀他,以便收你这个徒儿。”

  张生不禁打了个寒噤,叫道:“我靠!”心想这人如此残忍毒辣,只见到有人资质较好,便要杀了自己徒儿,以便另换弟子,别说自己不用学武,便是要学武功,也决计不肯拜这等丑陋的人为师,当下呵呵笑道:“我,我有娘子师傅了,根据江湖上的规矩,拜师学艺如果中间没出什么大岔子的话,是不能另投他们,拜其他人为师的,正所谓‘从一而终’,再说了,以你这等粗质武功,不学也罢。”

  张生的一席话只把南海鳄神气得要吐血,喝叫道:“丑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娘子师傅到底有多大能耐!”鼓眼瞧瞧怯怯站在张生后边的木婉清,哈哈笑道:“十足一个病恹恹的小女娃,能成什么气候!”

  张生突然一把抓住南海鳄神的手,将他拖在一边,对着他低声神秘的说道:“这话怎么能说出口!惨了,惹怒了我娘子师傅,她‘独孤九剑’一出,将你剁成肉酱……”

  南海鳄神“咦”的一声,惊异道:“‘独孤九剑’?这是什么剑法?”

  张生一本正经的道:“世上最厉害的剑法,一剑既出,血流成河,所以我娘子师傅成了名正言顺的‘天下第一’。”

  南海鳄神“呸”的一声,说道:“放屁!既然这样,那就让她尝尝我的‘鳄鱼剪’吧,嘿嘿,小心我一剪刀将她的奶奶一齐剪了!”边说,边拿着拿柄奇大无比的剪刀“咔咔”两声,示意威吓。

  张生淡然一笑,说道:“就凭你这玩意儿?”忽地一手夺过“鳄鱼剪”,双手抓住剪把,一个开合,只听得“喀嚓”一响,“鳄鱼剪”立时分成两爿,并且两边都变得奇形怪状。

  南海鳄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到知觉清晰时,猛地往后跃开,口中胡乱不堪的大叫大嚷:“来人,救命啊,有鬼啊!”

  张生嘻嘻哈哈的跳将起来,纵身扑到南海鳄神的身前,一把把他凌空提了起来,叫道:“黑帅哥,是我的手厉害,还是你的‘鳄鱼剪’厉害?”

  南海鳄神只吓得屁滚尿流,万万没想到自己眼下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家伙竟真有如此神力,***,好汉不吃眼前亏,急忙乖乖的说道:“当,当然是你的手厉害了。”

  张生**_**(哈哈),随手一扔,南海鳄神摔出好几丈远,“哎哟哟”一声叫出,屁股痛得七荤八素。

  张生将“鳄鱼剪”往空中一抛,便即隐入云雾中,无影无踪,又向南海鳄神跨上几步,呵呵笑道:“凶神恶煞,你现在还收不收我为徒弟了?”

  南海鳄神拖地往后倒退,连连摆手愁眉苦脸的说道:“使不得,使不得,你……你武功高强,我怎么,怎么有资格……”

  张生蹲下身子来,笑嘻嘻的道:“黑帅哥,要不这样……”一语未毕,忽听得木婉清在身后叫道:“老,老公,咦,这里有一本《欲女素经》呢!”

  张生回过身去,“啊”的一声,急忙往怀中一扫,看了看,心中大叫:“不好,***,那本黄色书籍被老婆捡到了!”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