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第四十一回醉剑离川风雨飘(上)

  钟灵忽道:“喂,山羊胡子,这解药你还有吗?你答允了给我段大哥解毒的。要是尽数给了人家,段大哥请得我爹爹给你解毒时,岂不糟了?”

  坐在彼端的段誉心下感激,想道:“钟姑娘真是我的红颜知己,面对危险也不忘了我——唉,张兄弟端的厉害,不知道他耍了什么把戏,使得山羊大胡子司空玄如此听他的话!”

  司空玄道:“这个……这个……”

  钟灵急道:“什么这个那个的?你解不了他的毒,我叫爹也不给你解毒。”

  张生故意吱声喝道:“小小钟灵,别多嘴!你段大哥死不了。”

  钟灵听得她语音好熟,“咦”的一声,转头向他瞧去,但是始终想不起来说话这人自己曾在哪里见过。

  司空玄早在暗暗着急,当下说道:“如果你爹不给我解毒,我自然不会饶你。”但语气显得十分无奈,生怕眼前这怪人突然开口连钟灵也一起要了。

  段誉听司空玄如此恫吓,心下胆怯,寻思道:“不知道张兄弟有没有把握连钟姑娘也一起救了。”

  张生敲了司空玄一记,低声喝道:“钟姑娘是老子的未婚妻子,你胆敢不饶他!”弯起手指又重重的在他的后脑勺敲了一下,只叫得司空玄暗暗吃苦不已,心里一边在想:“啊,天啦,我司空玄真是倒足了八辈子的大霉,操你***,尽是些与老子为难的家伙!”口中嗫嚅道:“我……我……”

  张生猛然高声笑道:“我……我什么!哈哈,老子要动手啦!”

  司空玄大惊,叫道:“来人,不能放……”“放”字还未发出那个屁股音,只听得他闷“哼”一声,扑通一下便即栽倒在地。

  张生点了司空玄的穴道,瞬即窜到钟灵的身边,右手斩出,扯断了缚在钟灵身上的绳索,左手将她兜了起来。

  钟灵大惊下呼喊道:“喂,喂,你是谁!你,你想干什么!快放下我!”手舞足蹈的,甚不合作。

  张生骂了一句:“鬼丫头,安静点。”右手按在了钟灵的胸口,她“啊”的一声惊呼,但同时变得安安静静的了,想是张生顺手又点了她的穴位。

  等到神农帮帮众反应过来的时候,张生已窜到段誉的身边,右手抄出,将他挽在了腰间,飞奔而去,瞬时下,已一溜烟的跑得不见了踪影。

  三人行出数十丈,再也听不到神农帮的声息,段誉突然说道:“张兄弟,好了,你把我们放下来了吧。”

  张生一笑,顺便将两人放倒在了地上,段誉扶起钟灵,却不见她有任何反应,回头对张生道:“兄弟,她,她被人点了穴道了。”

  张生笑道:“死不了的啦!”扔出一粒小石子,给她解开了穴道。

  钟灵一声喘息,悠悠的醒转了过来,段誉大喜,叫道:“钟姑娘,我们都没事啦!”

  钟灵向他凝视半晌,喜不自胜,扑上去搂住他脖子,叫道:“你没骗我,你没骗我!”

  段誉扶她站起身来,说道:“咱们一路走,一路说。”他担心司空玄等人追将上来。

  张生不声不息的独自走在前边。段誉和钟灵相携而行,段誉于是将别来情由简略对钟灵说了,张生微微而笑,充耳不闻。

  钟灵拉住段誉左手,轻轻的道:“段大哥,你待我真好。”

  段誉道:“只可惜你的貂儿找不到了。”

  钟灵不住口中作哨,想召唤闪电貂回来,却始终不见,说道:“那也没什么,等这些恶人走了,过些时候我再来找。你陪我来找,好不好?”

  段誉道:“好啊!”

  钟灵大喜,将他的左手握得更紧了。

  段誉突然想起张生,“啊”的一声,指着张生的背影对钟灵说道:“是啊,我倒忘了,张兄弟救了我们的性命,我们,我们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他才好!”

  钟灵惊疑道:“段大哥,他是谁啊?他是你的好朋友么?”

  段誉笑道:“我们也是刚刚认识的,但一见如故,算得上是好朋友。”

  两人快步追上张生,段誉叫道:“张兄弟,你家在哪里?”

  张生回转身子来,向钟灵扮个鬼脸,笑嘻嘻的递给段誉一个瓷瓶,说道:“段兄,解药连服三天,每天一次,哈哈,每次一钱已足。”

  段誉知道这是断肠散的解药,就在几个时辰之前以为自己得不到这断肠散的解药而要毒发身亡,现下却好好的拿在手上了,心情一激动,昂然说道:“张兄弟的救命之恩段誉终生难忘。”

  张生摆手道:“小事,小事!”

  钟灵虽见张生油腔滑调好不正经,但他毕竟救了自己和段大哥的性命,当即柔声说道:“你救了段大哥,我可不知该怎么谢你才好。”

  张生心中贼贼的想着:“以身相许才是正道理,***,看样子,你对段誉这呆书生倒情有独钟啊!”口上说道:“段兄弟我自然愿意救他。”

  段誉突然拉住张生的双手,激动的说道:“张兄弟,你这人十分直爽,我生平从所未遇,你我一见如故,咱俩结为金兰兄弟如何?”张生喜道:“小弟求之不得。”心想:“***,跟你结交,倒有点意思。”

  两人叙了年岁,张生比段誉大了一岁,自然是兄长了,当下撮土为香,相携向天拜了八拜,一个口称“贤弟”,一个连叫“大哥”,均是不胜之喜。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