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第四十二回醉剑离川风雨飘(下)

  我仰天哈哈大笑,傲然道:“离川阁下,段誉是我贤弟,我绝对不会轻易告知你他的去处,除非……”

  离川喝道:“除非什么!”

  我扬声笑处,飞身上了一棵大树,下得地来时,手上多了一根细长的树枝,枝叶清脆,高声道:“你要是三招之内长剑挨到我手中的这枚树枝,我便老老实实的告诉你段贤弟的去处,绝不反悔。”

  离川倒是一惊,冷声说道:“臭小子,口气倒不小——好,看剑!”长剑颤动,便要飞身刺来。

  我急忙叫道:“且慢!如果你输了,即三招之内你的长剑没碰到我的树枝,就一剑杀了山羊大胡子司空玄,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驷马八马难追!”

  司空玄大哗,惊恐的指着我道:“你,你……”

  离川只冷冷的“哼”了一声,算做默许。

  我神定气闲的说道:“放马过来吧。”右手上的树枝向前轻轻一摆,做出“花剑”出剑时的招式。

  离川低啸一声,黑影闪动,长剑泛起一道冰冷的光芒,风驰电掣般的向我手中的树枝刺将过来。其实,我心中早已想得明白,他这所谓的“醉剑”,剑法诡异,飘忽不定,以醉压不醉,正如以邪压正,但想一旦牵制了他手中的那把长剑,那么,其“醉意”自解,哈哈,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好看的戏了!念头闪出,对方手中那柄明晃晃的长剑已然划开一道鲜亮的剑花,刹那间刺到了我右手边,我喝一声彩:“十步一杀,好快的剑法!”立刻飞身闪开,树枝随手扫向他的下盘。

  离川双腿歪开,长剑斜斜砍向我的手臂,正是“醉剑”中的招式,我这时凝神迎战,自是不会中了他的招,再说刚才一战,我早将他的剑路看得清清楚楚,如此一来,胜券自在我的手上——我哈哈一笑,身子侧翻,树枝以电光石火的速度在他的胸口边带了一下,迅速窜开,呵呵笑道:“离川兄,第几招了?”

  离川“哼”的一声,身子猛地一弯,然后急速旋转,长剑霎时变为一团幻影,四面八方的向我笼罩过来。

  我微微一惊,心道:“这么快的剑法,不会吧!***,还是不要轻敌的好。”当下只有闪身避开,细细观察对方的剑招变化。对方进攻石快,但我避得更快,两个人跳来跃去,有如小儿山间嬉戏一般。

  离川突然喝道:“你这是什么功夫?脚底抹油功么!小子,快出招!”长剑走偏斜,东颤西摆,不知道欲往何处刺落。

  我笑道:“脚底抹油功?呵呵,好名字!”“字”字一出口,身子已腾空飞起,喝声:“看我的树枝!”右手一抖,树枝已经在他的头顶上轻轻的点了一下,离川举剑上挑,但我的身子已借着那一“点”之力,纵开了数丈,然后轻轻巧巧的落在了当地,离川正要挺剑刺来,我道:“喂,喂,你输了!十招都已经过了,可我的树枝还安然无恙!”

  离川陡然站定,怔怔的说道:“你……你……”反身一剑,将司空玄杀了,随后转过身来,叫道:“来,咱们再比过!”也不等我回答,纵身扑来。

  我大惊,叫道:“喂,喂!”举起树枝,忽听“嚓”的一声轻响,枝叶分离,树枝已被他的剑气折为数节。这下我没了兵刃,只得发“脚底抹油功”了,拔腿便奔,大声叫道:“喂,离川兄,你男子汉大丈夫说话不算数,那,那我也不客气了啊!”以内功而言,我心知他决不是我的对手,于是展开轻功,径往山上奔去,嘿嘿,不到一顿饭的工夫,便已经将他抛得个无影无踪了。

  也不知道一口气奔了多远,猛地里,天边划开一道刺眼的闪电,紧接着便是一声震天动地的雷鸣,俄顷间,乌云翻滚,月光暗淡,直至隐没无现,一道闪电闪过,倒照得四周明亮一片,张生趁着电光向前飞奔而去,还没跑出几步,暴风骤雨来了,这风刮得很狂,雨下得很大,周围无处躲避,张生一下子便被淋成落汤鸡也似。

  再往前奔走一阵,电光中只见几座屋舍横立眼前,张生一喜,急忙奔将过去,走到一屋檐下,苦笑不已,身上雨水淅沥哗啦的往下流滴,一摸怀中的糕点食物,早已化成了一把把糊状的东西,吃不了了,便尽数丢了,他眼睁睁的看着闪电肆虐,心中大日雷母。

  他正想进屋子躺一下,干脆等到明天一大清早再上山顶,反身欲推门的时候,忽听里面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姐姐,我们明天走得了么?”

  却听另一个婉柔的女子声音道:“这得看老天爷的喜怒啦——阿碧,你说这无量山上真有公子要找的段誉段公子么?”

  张生一听,大惊之余想道:“啧啧,里边倒有美人儿,好说,好说。”也不忙着去推门,又听那个阿碧道:“阿朱姐姐,公子为什么要请段公子去我们‘燕子坞’?”

  阿朱压低声音说道:“这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公子爷说这事事关重大,我们务必尽快找到段公子。”

  阿碧叹息道:“可是我们在这无量山上都转来转去的找了好几天啦,却连他的鬼影也没有一个。”

  阿朱催道:“睡啦,睡啦,明天希望老天爷开开眼。”于是,屋子又变得安静一片了。

  张生吃惊不小,心想:“***,‘燕子坞’?这名字倒熟悉得很,是不是姑苏慕容慕容复的住处?”突然想到一件事,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心中大哗:“阿碧?阿朱?这,这不是天龙中的两位大美人么!那么,她们口中所说的公子自然便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的南慕容慕容复了!”想道这里,猛听阿朱的声音喝道:“谁!”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